重庆餐饮网

外地没有重庆火锅,再说一遍:没有.

我要WhatYouNeed 2021-07-23 14:14:45



昨天下班回家时,从电梯间出来,还没来得及转弯,就闻到一股浓郁的、糖醋排骨的味道。


也不知道是哪家在做,味道闻起来,似乎糖是放多了。


忽然有些百感交集,来广东几年了,还是从来没有吃过这道家常菜。我忍不住多吸了吸鼻子,再闻闻那股味道,然后拎着打包好的外卖回家。



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,一旦在外地生活,味蕾就会变得异常灵敏和挑剔。而且越是挑剔,就越执着地想找到以前“正宗的味道”。


有一次,我躺在床上看到剧,里面提到了“宫保虾球”这道菜,突然就想起在家时吃的宫保虾球。


虾球很大,花生是用椒盐炒的,干辣椒呛出了香味,一大盘红通通的令人很有食欲。


从那晚起,我连着点了一个月外卖,从 38 元到 128 元的,把方圆二十公里内的宫保虾球都吃遍了,还是没有吃到那个味道。


不是没有花生,就是辣味不够;有时候虾球口感很差,甚至还有拿芹菜当葱白滥竽充数的,每吃一次我就对广州失望一次。


最后,我得出结论:广州没有宫保虾球。


除非自己下厨,不然,是吃不到家常菜的了。


今天想分享的几个故事,也和家常菜有关。一个共同点是,他们都搬到了一个新的城市,而且还都很努力地寻找某种味道。



“北方没有老火汤”

广东人 VV



来到北方工作之后,我们就和四个同事合租住在一起了。小厨房里,大家总是轮流煮饭,滋滋的炒菜声,总让我觉得很温馨。


有天,我难得地听到了咕噜咕噜的煲汤声,在客厅就闻到了香味。走进厨房,发现他们做了萝卜玉米百合排骨汤。


菜端出来的时候,我的注意力全在那锅汤里,迫切想感受一下广东的味道。


可当我伸手舀汤时,却发现大家都拿起了筷子,夹起了萝卜和排骨。


一晃神的功夫,大家已经夹得差不多了,只剩下有点冷清的一锅汤在那里,晃晃荡荡。


那时我才想起,北方人的饮食习惯是最后喝汤的。不像在家里时,我妈会每天煲好汤,一碗汤里有半碗是料,半碗是浓郁的汤。每天晚上,无论多晚回到家,饭桌上都还摆着一碗汤等我喝。



那个煲汤的女生自言自语道:“这个排骨有点咸了,萝卜也不嫩,一点都不对味儿啊。”


我想不出什么安慰她的话,只是有点小小的失落。


饭后,跟我妈视频,她问我:“囡囡啊,有冇挂住屋企啊。(有没有想家啊)”


平常我都是敷衍应和她,没有没有,过得好着呢。但是那天,我说,“还好,就是想喝汤了。”


不过,在冷冷的冬天能喝上一碗家里的汤,胃痛的时候喝上一碗暖暖的粥,也只能是想想的事了。



“北京没有锅包肉”

东北人 王火火



到北京一个月,刚安顿下来的时候,我就被房东通知要在一个星期之内搬出去。


那是八月啊,我和室友两个人,顶着盛大的热气四处找房子。


晚上 9 点半,我们赶到极为偏僻的最后一个地方。环视一周后,我和室友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灰败。


婉拒了房东,刚走出门,就下雨了,没有带伞。慌乱中,我们看到了一家餐馆叫“东北大碗”,就决定去吃饭避雨。



那盘锅包肉端上来的时候,我就觉得不妙。


色泽通红,汤汁黏稠,一看就是番茄酱放多了——在真正的东北菜里,锅包肉是绝对不会放番茄酱的。我一口咬下去,太甜了,也没有那种略微呛鼻子的醋的味道,肉很硬。


那是我第一次在北京吃锅包肉。


“味道怎么样?正宗吗?” 室友问我。“还是我妈做的好吃”,我说。


后来,我在北京吃过好多所谓东北菜馆,都找不回那种味道了。而在每一口难吃的肉里,我都能想起我妈做锅包肉时的样子。


油锅滚烫,肉片裹一层淀粉放进去,滋滋地响,油星四溅。肉是金灿灿的,外酥里嫩。我妈的手背和胳膊上,还总是因为做这道菜,烫起一排排细小的水泡。


想说,在外面工作的人啊,一道菜就能让他们看见过去的日子。



“外地就没有重庆火锅”

重庆人 过儿



前阵子,GAI 火了,一首《火锅底料》风靡大江南北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人,听到的时候心里不是滋味。


不是不好听,主要是想念那口带着点方言的火锅了。


来广州学习工作四五年,闲暇时间总是大街小巷地乱窜,就为了找到一家正宗点的红油火锅,上面满满一层辣椒铺开,油沫子晕开,整个人也就腾腾地暖起来。



这种习惯性回忆,导致了一个不太好的后果:就是每次看到火烧云的时候,我就饿。


你别笑话我,真有点像。


乱逛的结果是,我确实找到了不少号称是正宗重庆火锅的店,装修复古还有变脸。但就是没有被红辣椒铺满一层的锅,也没听过熟悉的方言在四周环绕。


火锅汤咕咚咕咚地往外冒泡,各式菜码在桌旁的小车上码的整整齐齐,你下筷子夹起片毛肚往锅里一涮,就难过了。


辣得不对味儿,再配上花里胡哨的一众调料,越吃越想家了。


我喊服务员想要一碟蒜泥,结果他走过来对我说: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这里没有服务员,只有店小二。”


当时,我真想对入戏太深的他说:“对不起先生,新中国没有店小二,就像外地没有重庆火锅。”


要是真的想吃重庆火锅,还是得回重庆吧,比什么花里胡哨的装修都管用啊。



最后



这个话题聊到后面,似乎每个人都陷入了过去的回忆和家的温馨里。


但很奇怪的,在很多个发现“这里没有家的味道”的瞬间,我们所有人率先想到的,却并不是继续寻找记忆里的快乐,而是“如何挺过去”。


比如我,已经学会了做最正宗的家乡菜,想吃的时候做给自己吃。


哪里都会不一样,只要不在家,失落感就可能是雷同的。


但离家在外的人,常常思考的从来不是如何继续耽溺和怀念,而是怎样努力适应这一切,让自己从短暂的脆弱中尽早抽身,面对更现实更冷冰冰的当下。


这大概就是不轻易将脆弱暴露出来的我们吧。


也没什么不好的,我们的明天,还是要在别的城市醒来。





中午和同事围在一起吃饭,吃到某个菜时,他们总是会问潮汕牛肉丸是不是有嚼劲,客家的梅菜扣肉是不是特别下饭,湖南小炒肉到底辣不辣。


在闲聊的间隙里,总是不由得想起家乡的味道,言语间流露着夸赞,那个最正宗的味道无可比拟。


胃是最诚实的,味蕾无时不刻地提醒着我们,家的味道才是最热爱的味道。


我们铭记着这些热爱的味道,然后努力工作,享受玩乐。


临近春节,是时候犒劳自己了,网易游戏《尝鲜大会》请大家吃一顿家常团年饭。


无论你来自天南地北,都可以在这尝鲜大会找到你熟悉和热爱的那个味道。



2月5号,网易游戏《尝鲜大会》请客,真诚地邀请各位游戏热爱者,一起来现场“尝鲜”。

往左滑一滑,吃多多变胖胖

在现场,网易将发布多款各自特色的新品游戏和战略信息,让不同口味的玩家,都能得到不一样的游戏体验,充分地满足你。

 

点击阅读原文,一起提前尝鲜吧。





策划 / 许无 王火火

配图 / 过儿 

音乐 / FareWell Poetry - All in the Full, Indomitable Light of Hope (Pt.2)



关注我们,一起尝鲜

在评论区留下你最想念,最热爱的那道菜吧,晚安。

Copyright © 重庆餐饮网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