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餐饮网

恭喜Gai爷成为阶级新贵!火锅底料还是火锅人家都看不上了.

芒果妈妈 2019-06-15 15:51:23


听说GAI从良了?日前,GAI为宣传新专辑,在腾讯娱乐贵圈专访中说:“我现在不怼人了,说唱圈没人值得我怼,无论他们怎么挖苦我、讽刺我,我看看自己银行账户就知道了。”


当记者提到说唱圈拿他作梗时,GAI嘴角浮出一丝得意,整张脸向上翘起,立马有些激动地回应:“你的歌只能存在在那里。你永远不可能站在我昨天站的舞台上,你永远不可能成为新闻头条,生活是有阶级的。我以前不相信,现在我相信,生活是存在阶级的。”



这还是芒妈记忆中那个浑身飘荡着浓烈火锅味道的GAI吗?


2017年,芒妈和同事橘子去重庆出差,办完公事之后,自然是逛逛解放碑,游游洪崖洞,吃吃在重庆排行前三的晓宇火锅。那是毕生难忘的火锅体验:中午时分嘈杂的人声鼎沸的大厅,原木制式的桌子和长凳,红色翻滚的锅底。



就算在湖南生活多年,以为自己百辣不侵。但那种辣里带麻,麻里带辣的极致味觉体验像是一把细刀从口腔刺透天灵盖,很快你就丧失味觉、听觉,甚至知觉。桌子上堆满了用掉的纸巾和止辣的王老吉,眼线和粉底也逐渐在汗液作用下糊掉。可我们只知道伸长了筷子在火锅中捕猎。



那时大厅墙壁上挂着的电视正在播GAI演唱的《火锅底料》。


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; 

老子笑呵呵,是因为我懂礼貌。

狠货有好多个人拿去比较,拿去比较

……


我对面的橘子开始跟着哼唱这旋律简单,歌词直接的RAP:“老子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……”这是我第一次从平素温柔的橘子嘴里听到这近似粗鄙的歌词。我还清楚地记得她唱完后那一脸的鼻涕眼泪。



我分不清她是被辣哭的还是真的伤心。但我知道在出来前,公司有流言说橘子在办公室散播老板最得力的助手要辞职单干。


吃完饭 ,橘子说我宣布GAI是我的英雄。



那是《中国有嘻哈》如火如荼的2017年,据说节目上线4小时,点阅量就已经破亿。第六期上线十分钟,节目播放总量突破十亿。


橘子真的迷上了GAI,每次GAI的新歌都会微信发给我。GAI在歌里唱到:


老子一抬手就摸得到天

看白云青山跟袅袅的烟

在苦海寻欢虽回头无岸

我潇洒坦荡行走在天地间

   

爱奇艺的宣传喜欢将焦点放在“小众”之上,认为《中国有嘻哈》的成功源自于小众文化向大众的渗透,源自于地下音乐的生命力。但这些宣传和解读解释不了这些张口闭口“老子”的人,这些纹着纹身的年轻人,这些看似不正经的人打动的不是农村或者三四线城市的观众,打动的不是城市里街头上的混混,不是那些满口粗口话的人群。而是那些讨论freestyle,讨论diss,讨论old school 和 new  school区别的人。


虽然没有人去分析《中国有嘻哈》的收视群体。但从爱奇艺的用户画像中,我们可以知道有59.2%的女性用户,年龄集中在20-34岁,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且大部分人受过良好的教育。




那些在钢筋水泥城市里生活的白领群体,那些走路靠右,温良恭俭让的年轻群体推生了《中国有嘻哈》这样火爆的网络综艺。对他们而言,GAI,艾福杰尼、PG one、VAVA是他们曾幻想过的另一种人生姿态。可以自由的,肆无忌惮的活着。而那种曾被鄙视的生活状态似乎也没什么不好。



更重要的是,在高楼林立竞争激烈的城市,在七点半起床,八点搭地铁,九点准时打卡的生活里,在被一个个小格子隔开的办公室,人们活得小心翼翼,从来不敢如此痛快的表达。


话说从前水泊梁山

山上住着是一群好汉

劫富济贫举义揭竿

仁义礼智忠肝义胆


那时的GAI像重庆晓宇火锅,辣的你肝肠寸断,泪流满面,但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让你欲罢不能。


后来老板的助手因为传言提早离开了公司,老板处处为难橘子,虽然他或许也知道其实这事跟橘子并无关系。有一天老板的办公室里传来橘子“老子不干了”的声音,那是她弱小身体里最粗鄙,最强大的声音。


橘子离开后,芒妈竟也迷恋GAI迷恋的不行。听热狗在节目中说“GAI是说唱中国风的代表,没有GAI这节目就不能叫《中国有嘻哈》”那一刻心里面真的有点感动。



GAI像极了城市森林里的山大王,或者“痞子英雄”。出言不逊diss那些西装革履,长相好看的练习生们,为自己好兄弟bridge的晋级欢呼,为他的离开发脾气。简单、直接、真实,这种人格气质远超越一档综艺选秀节目对选手的要求。


极具个人风格的表演,具有天赋的歌词创作,稀缺的人格气质征服了那些在格子间,在校园里唯唯诺诺的人。生活可能操蛋,但你不能阻止我来自灵魂的呐喊,更不能阻止我去欣赏那种灵魂深处的呐喊。


可惜这一切在GAI获得总冠军后戛然而止。



从重庆搬到北京,签约公司,不再说脏话。唱广告口水歌,上各大综艺。《蒙面歌王》时在台上深情唱《爱如潮水》,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下,谦逊礼貌,一副很乖的样子。最夸张的表演出现在《我要上春晚》,在唱完改良版的《火锅底料》后,周延接受了嘉宾们的调侃。看潘长江用夸张的姿态模仿rapper,配合朱军唱《牡丹之歌》。最后高喊“祖国万岁”离场。





GAI变了,从社会GAI变成了she hui主义GAI。只是没有人想到会这么快,作为这场火遍中国的选秀综艺唯一的幸存者GAI变得很成功,很彻底。


快速崛起于新贵阶层的人,大抵都要面对这样一个“吕秀才”之问:现在的我还是我吗?



现在,银行账户和阶级成了媒体贴在GAI身上的新标签,但他似乎并不在意。他会得意地说带父母去看海,住最好的酒店;在五星级酒店迎娶女友。这些值得开心,但不值得歌颂。给抖音网红“面筋哥”100万,他也会带父母去看海,给他500万,或许会和前妻复婚。


理智里芒妈希望每个人都成为GAI,赚更多的钱,过更好的生活;但芒妈唯独不希望GAI成为那样的GAI。当老虎变成了hello kitty, 并且享受着hello Kitty的生活,一切都已失去意义。



不久前,芒妈受邀去重庆参加一个活动。主办方在洪崖洞上的重庆小天鹅火锅设宴。那是精致的重庆火锅,每人面前有一口小锅,干净卫生;最辣的汤底连同行怕辣的小伙伴都不觉得辣;味道温和。和嘈杂的充满市井气息的大堂相比,包厢安静的可以听音乐会。


这一些都很好,位置优越、味道温和、环境清幽、干净整洁。但这一切和芒妈心中的重庆火锅无关。它很像现在的GAI,好的索然无味。


芒妈把GAI接受采访的视频发给橘子,微信留言:什么时候一起再去吃一次重庆火锅,要把人辣哭的那种。


Copyright © 重庆餐饮网@2017